我与刘少奇三个女儿的一段结缘佳话

Date:?
Friday, November 8, 2019
Author:?
互联网
  • 刘亭亭(左)和刘平平儿子(右)在作者(中)家中合影

初遇刘平平

1974年,我在济南军区司令部服役期间,听人议论说,刘少奇的女儿住在军区体工队的一间仓库里。当年刘平平从北京监狱出来后,被发落到济南军区军马场。脏活累活就吆喝着平平干,碰上便秘的马,就拖到平平的面前,通大便就成了平平的活,平平一干起活,马蹄子就噼里啪啦地踢了过来,平平干这活没有经验,经常被马蹄子踢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。那段日子真是苦不堪言,但她都忍下来了。平平在军马场待了几年后,直到林彪事件后,毛主席对刘少奇家属有个指示:“父亲已死,可以见母亲。” 平平的兄弟姐妹历经磨难回到北京。尤其是平平弟弟刘源,一听到可以回北京看望母亲,抓了两把炒黄豆就赶火车,谁知爬上朝南开的火车,待到发现后,赶忙换上去北京的火车时,炒黄豆已经吃完了。唯独平平,当她赶到济南火车站要回北京,突然被几条大汉硬是拉住,不让她去北京。平平一路上哭喊:“我要回北京,我要见妈妈。” 就这样,刘平平不得不滞留在济南。她给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写了一封信,要求给她一个住处,就这样平平住进了军区体工队的一间仓库。

人们种种的议论,让我突发奇地想去结识刘平平。有一天,我干脆径直走到体工队大门,门卫见我是一名女兵,就放我进去了。我忐忑不安地敲响了门,一付惊惶失措的样子等在门外,门开了,我看到的平平是一脸的笑容,这个笑容是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。当时我想,她若是摆出一张气愤的面孔,我早已逃之夭夭了。平平热情地让我进了屋子,这是一间陈旧简单的房间,四周堆满了运动器材,桌子与床都被挤到了中间。? ? ? ??

平平一直用她的惯有的笑容望着我,“这个冒失鬼”,她一定是这么想我的。我几乎是全神贯注地打量着她。她曾经给毛主席献过鲜花,还在毛主席身边游过泳。平平14岁生日时,父亲刘少奇给她写了很长的家信,让她认真地考虑,你到底要做什么样的青年?在我们普通人的眼里,作为女儿读着父亲给她写的信,她是多么幸福。可如今这个头号走资派的女儿,年仅17岁,就被关进了北京第一监狱。平平被抓时,正值冬日。那天,平平领着妹妹婷婷在冰冷的自来水管前洗衣服,突然来了几个穿着黑夹克的汉子,喊道:“谁是平平?” 平平回答 “我是”,一个大汉上来,拽了平平就走。平平被拖走时,还嘱咐妹妹刘婷婷把衣服洗了。当时妹妹婷婷、弟弟刘源也还只有十四五岁。他们守候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,等着平平回家。房间内有一张小圆桌,几个小板凳,他们每天吃饭时都摆上平平的饭碗,等她回家一起吃饭,整整摆放了三个星期,平平没有回来。平平已被关进监狱,后来他们才得知,平平被抓,是有人受江青指使,在平平的口袋里偷放一封信,诬陷平平联络他人企图谋反,要将刘少奇劫持到苏联的莫须有的“罪名”。? ? ? ?

平平被关进监狱时,意外发现她的外婆也关在隔壁牢房里。平平先是听到一个熟悉的小脚走步声,她从牢房铁门的小窗户里,看到她的外婆躬着腰,提着马桶的背影时,忍不住哭出声来。她把嘴放到铁门的小窗户上呼唤着“外婆、外婆,”一边禁不住眼泪“哗哗”地流了下来。她不敢大声叫外婆,更不敢与外婆相认,她害怕惊动看守后,会把她的外婆关到更远的牢房里。平平宁愿每天听着外婆蹒跚的脚步声。? ? ? ??

直到有一天,平平看到一具遗体裹着白布被人抬了出来,那熟悉的脚步声从此就消失了。她这才知道,外婆已经离她而去了。? ? ? ??

不久,平平的父亲惨死在河南开封的一间囚室内。当时徐向前元帅被软禁在二楼。当裹着床单的遗体被抬走时,徐帅在二楼的窗户里看到时,他并不知道这就是刘少奇。此时母亲王光美还被关在北京的一所监狱里。四年来,她自己也被困在昏暗无光的房间里,她是如何度过这段艰难时光的呢?为什么她看到我,还一脸笑容?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不断地踏入平平的这间小屋,渴望寻找到一个答案。我注意到平平的双手,那是一双布满老茧十分粗糙的手。平平淡淡一笑,说这是她在军马场做咸菜时,被咸盐蛰的满手脚都是裂口。白天她要扛200斤重的大麻袋,晚上就在被窝里打开电筒看书学英文。? ? ? ??

我注意到平平的书桌上堆满了书。这使我多少能够理解了平平,为什么会在磨难中保持着微笑。她从书籍里获得了一种力量。她的乐观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感染了我。平平自学英语,当时她的英语口语已非常娴熟,平时平平经常阅读英文原版小说。她鼓励我学习知识,使我重新拿起了数理化书籍。那时候,我们常骑着自行车,到简陋的小饭店吃一碗小混沌,又飞快骑着自行车到图书馆。而后我坐在平平的小屋子里,听她谈文学电影。有一次,她说起一部英国电影中的一个镜头:那是一间封闭了几十年的婚房,满是尘埃的长长的窗帘,突然被猛烈地拉开了,阳光瞬间洒满了屋子。平平边说边用双臂用力地做出了拉开窗帘的动作。这一情节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。? ? ? ??

平平是一位十分稳重的人,因我的父亲也是被“四人帮”迫害的,所以与平平谈起“四人帮”的种种罪行时,我总是义愤填膺,但平平只是微笑着听我说,不发表议论。记得只有一次,她对我说她妈妈王光美每次出国访问回京后,都要去拜访江青,送上一份礼物。此外,她再未提起任何有关的人和事。平平在文革期间,饱受巨大的痛苦,但她的沉着与稳重,帮助她度过那段艰难的时光。? ? ? ??

不久,我频繁出入刘少奇女儿的小屋,引起了部队领导的不安与不满。他们找我谈心,要我注意军人的影响,并警告我这样下去会影响我的入党。后来我去看望平平就不得不化装,我戴着平光眼镜,偷穿便服去会平平,在那间小屋里,我不断地读到好书,从中吸取到各种知识。

后来我从部队复员离开济南回上海前,特意去那间小屋与平平告别。临走时,我是强忍着泪水,依依不舍转身又看了一眼这间小屋,一张简陋的书桌,仍然在房间的中间,平平还是那一如既往地微笑,我心里默默地想着,平平在这间小屋还要待多长时间呢?? ? ? ?

?粉碎 “四人帮”后,大约在1980年,王光美到上海,父亲王一平带我去东湖去东湖宾馆看望她,王光美握着我的手说道;“感谢你,在济南你给予平平那么多的帮助”。我心里一阵感动,我几乎是哽咽地对王光美说道,“是平平在那几年中给予我巨大的精神鼓励。”

后来我去了美国,遗憾的是我们失去了联系,1987年,平平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,获得营养学博士学位。还在读书期间,平平就回到北京,担任北京食品研究所所长。当时平平是挺着大肚子到美国去作博士答辩的,在场的导师们无不为平平的拼搏精神所感动。平平生孩子时已38岁了,医生建议剖腹产,但她坚持自然生产。疼痛加剧时,她的双手几乎把产房的床架拧弯。平平在担任食品所所长期间,致力于研究传统食品的工业化生产,建立了中国第一条工业化豆浆生产线。那时平平还在进行食品工业化的研究,为了获得更多的研究经费,凭着自己的好酒量,一次喝下20杯酒。平平在食品研究所做出的贡献,得到了社会的肯定,她荣获北京市劳动模范和“三八”红旗手标兵称号。直到有一天,我获知她突发脑溢血,陷入长时间的昏迷,我知道这一消息,已是几年之后了。我心急如焚,一直在美国关注平平的病情进展状况。

活泼的刘萧萧

我回想起在1982年,平平带着她最小的妹妹刘萧萧来上海到我家。此时的平平,已在美国只用了两年时间拿到学士学位。这次在上海再次相逢,让我十分激动。我回想起济南小屋子的那个平平,若是她当年自暴自弃,随波逐流,她哪里会有今天的成功。平平把她的妹妹介绍给我。

她的妹妹刘萧萧,1966年她才五岁,家庭突发变故,她不得不随着保姆住到北京郊区。萧萧的童年,也是经历着被人歧视,在学校也遭到同学们的欺负,同学们的家庭课堂作业,都交到萧萧的手里,责令萧萧帮助他们完成功课,或许这种反复的磨练,反倒磨练了萧萧的意志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萧萧以北京考生第一名进入清华大学。萧萧到上海,是到同济大学进修德语。平平带着她来我家时,这位“小公主”看着我家,不禁叹道;“这么大的房子啊”。五岁的年纪,还没有真切地感受到家庭的温暖,对中南海自家的房子没有记忆,甚至还不懂享受特权的快乐,还没有来得及把她的美好生活带入到她的记忆中去,小小年纪什么都还浑然不知,就已被卷入到一政治运动中去,没有来得及与亲人告别,只是在匆忙和恐吓中被保姆带走。1979年,当王光美从监狱里释放出来与家人见面时,她是用低垂的眼光寻找她的最小女儿,在王光美的印象里,萧萧还是一位活蹦乱跳的小女孩。

开朗的刘亭亭

几年前,我回国探亲,刘平平的妹妹刘亭亭和平平的儿子来我家,刘亭亭是带着爽然的笑声走进我家的,我想问一问平平昏迷的情况,但因害怕听到坏的消息,我居然没有敢问。亭亭笑着在我家谈起了往事,文革时,年仅14岁的亭亭,还是一个懵懵的少女,被赶出中南海一个人过日子,她会时不时跑到中南海大门口,给主席写一个纸条,今天要一个小板凳,下次又要一样生活用品。亭亭还谈起小时候在中南海生活的趣闻,弟弟刘源从小调皮,居然胆大无畏爬到了主席房子的屋顶上,结果被父亲勒令写检查。刘源小时候字写得不好,三年级写字课得了2分,父亲找他谈心,他只回了一句话“有错就改没得说。” 果然,他就开始认真描红练习写字。多少年坚持下来,现在刘源的书法是刘家写得最好的。婷婷还晒出了刘源一手好书法的照片。

亭亭还说,三年困难期间,鲥鱼可是奢侈品。有一次,宋庆龄送一条大鲥鱼到中南海,刀砍七块,七常委一家一块。当年能吃上一些好食物,多半是宋庆龄从上海送来的。

从亭亭开朗性格的身上我看到了平平的影子。我终于问起了平平,亭亭最终向我谈起了平平,1998年,平平在繁忙的工作时突然倒下,CT检查确诊为脑瘤破裂,北京急救中心请来专家,为平平做了头颅手术。手术之后,平平就陷入长时间昏迷。当时,王光美万分悲痛,曾经把自己关在平平的病房里,不让任何人进去,她拉着平平的手呼唤着,滔滔不绝地谈起往事的点点滴滴;“四人帮”被粉碎之后,平平回到北京,为解决妈妈的问题她到处奔波,直至1979年王光美从监狱出来,在为刘少奇彻底平反的整个过程中,平平忙前忙后直至1980年,中央为刘少奇举办了追悼会。然而无论王光美怎样地述说,平平是听不到母亲的呼唤。2006年王光美去世后,昏迷的平平就躺在弟弟刘源家里,一直由刘源的夫人与亭亭轮流护理照顾,母亲的呼唤,儿子及兄弟姐妹的呼唤,在文革的逆境中,顽强走过来的平平,昏迷了整整十二年没有再醒过来,直到2011年间去世。亭亭是平静地诉说着,而我的心被一阵阵痛苦揪着,我含着泪水的眼睛转向了平平的儿子,我悲痛地想到,平平突发性倒下去的时侯,她的儿子才十岁,如今已是大小伙子了,面对着平平的儿子,我数度哽咽说道:“我不会忘记与你妈妈在济南的那段时光,那间小屋——”。? ? ? ?

?“你应当力争上游,不要安于中游。” 这是父亲刘少奇在刘平平生日时,写给她信里的一句话。平平做到了,而且做到最好。 ? ??

我写完这篇回忆文章后,刘源读后很感动,特意写下这幅字帖送给我。